云南男子为公无故判刑 身陷牢狱三年申诉无果
本文摘要:《七品芝麻官》电影有句台词: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芝麻官,不但不为民做主,还以手上的权力残害人民,鱼肉乡里,诬其判刑,陷其牢狱。本文主人公云南昭通市镇雄县塘房镇大擢魁村上、下大海子村民组组长郎先生正在

《七品芝麻官》电影有句台词:“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芝麻官,不但不为民做主,还以手上的权力残害人民,鱼肉乡里,诬其判刑,陷其牢狱。本文主人公云南昭通市镇雄县塘房镇大擢魁村上、下大海子村民组组长郎先生正在遭受此身心重创,被恶意报复,获刑4年,从2017年1月到现在,郎先生持之以恒坚持上诉三年,还是未能拿回清白。

世间恩怨,很多都是从一些不起眼的小事开始。事件追溯到2008年,云南镇雄县进行林权改革,因之前大海子村村民组与马厂国营林场因林权争议发生了好几次纠纷,时任大海子村民组长的郎先生和村民们向镇雄县林改办反映了争议情况,后县林改办成立工作组进行调查处理,通过实地调查和双方举证核查情况,林改办提出将“小朱场坪和大朱场坪部分林地”划给大海子村民组,但因林场方不同意,调解无果。

经过这次调解,虽然林改办、司 法局和林业局处理了此事,作为林场仍然不同意调解,林场凭什么有这么硬的腰杆子,一是林场是国营单位,林地划出去,肯定损害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他们才敢无视林改办、司法局和林业局的调解,因此事,郎先生与林场又结了一次“梁子”。

2010年,镇雄县召开了县人民代表大会,申开常等十名人 大代表向大会提交了《请求县委,政府责令相关部门尽快解决林改工作中林权林地纠纷遗留问题的议案》,后由林业公 安局副局长带队调查给了县人大代表一个回复,因为回复没有本着事实根据,郎先生和村民们对这种草率结案不服,要求林业局出一个正式的书面结论,而林业局就是不给出结果。

虽然这次有人大代表出面协调此事,林业局只是给了县人大代表一个没有任何结论的回复,再战一个回合,郎先生和大海子村民的诉求仍然被踢了皮球。

2013年,郎先生和大海子村民们在林业局与林业公安局发生了争执,林业局局长因此事请示了县政府,县政府出了一个关于解决大海子村民组和林场林权争议的通知,由县法制办、林业局和塘房镇人民政府组成工作组,调查了半年多,也没有结论。

从2008年到2013年,郎先生和大海子村民一直上诉,无非是为了获得2008年林改办提出将“小朱场坪和大朱场坪部分林地”划给大海子村民组的管理权,希望有机关领导能给一个书面证明。在这7年的上诉中,包括县政府、林业局、公 安局,就连人大代表都写了提案,这件事仍然没有结果。

在这7年里,郎先生和大海子村民一直管理着“小朱场坪和大朱场坪部分林地”,到了2015年,林场主任李毓升父子唆使大海子村民对大、小朱场坪和七屯岩的树木砍伐,理由是为了林木透光,便于生长。在这个事件中,郎先生并没有参与……2015年12月,森林公安局将郎先生和其妹夫、兄弟、岳父及部分村民以乱砍滥伐的莫须有罪名抓走。

2016年4月18日镇检指控郎先生等人在大海子林区大、小朱场坪砍伐林木1957棵,10月30日,镇检公诉指控郎先生等人由乱砍滥伐变更为偷砍盗伐。2017年1月20日,镇雄县人民法院判决“郎先生因组织指挥犯盗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其余5人犯盗伐林木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及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

郎先生认为此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矛盾百出,适用法律错误,又到法院提出申诉,谁知申诉后又将自己的妻子、妹妹、弟媳等人送进了监狱,郎先生第二次被不明不白关押了28天。

回放整个事件的过程,本来是两个组织“马厂国营林场”与“大海子村民组”之间的矛盾,争夺利益是“大海子林区大、小朱场坪林地”的管理权,最后演变成了林场与郎先生及其家人的矛盾,郎先生为了村里利益和林场抗争了7年,最后身陷牢笼的底层平民英雄,即使在背负不白之冤,仍然坚持正义,为村民的利益抗争到底!

对于弱势群体,希望职能部门能多加关注,我们社会需要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