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借民间借贷强取豪夺千万藏品 警方不予立案
本文摘要:民间借贷是一种广泛存在的民间融资活动,然而很多不法分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采用各种套路和手段,严重侵害公民财产权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这种披着民间借贷合法外衣,行不法侵害之实的案件屡见不鲜。上海的袁先生亦是此类案件的受害

民间借贷是一种广泛存在的民间融资活动,然而很多不法分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采用各种套路和手段,严重侵害公民财产权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这种披着民间借贷合法外衣,行不法侵害之实的案件屡见不鲜。上海的袁先生亦是此类案件的受害者之一。

袁先生在普陀区沪太路奇石花鸟市场经营一家藏品店,2013年因资金紧张向阎华伦数次借款共计110万,双方约定袁先生将家传名画《谷口人家》拍卖后归还欠款。

北京保利拍卖2014年秋拍来上海征集时选中了《谷口人家》,起拍价600万,估值1500万左右。阎华伦听到消息后不顾约定,多次上门催讨欠款,通过发血腥视频、半夜电话骚扰、找黑社会上门闹事等不法手段进行恐吓威胁,袁先生不堪其扰,被逼写下多张莫须有欠条,欠款从110万翻至280万。

然而,阎华伦并未就此罢手,不仅从袁先生店里拿走了名家紫砂壶、和田玉摆件、王西京、王万里画作等十几样藏品,还以朋友要看画为由,将《谷口人家》骗走后拒不归还。

为摆脱骚扰,袁先生决定将《谷口人家》改送上海朵云轩2014年春拍。阎华伦以画相挟,袁先生借钱还了36万,并被迫签下协议“画拍卖后连本带息还250万,且拍卖款的10%归阎华伦”。由于错过了《新民晚报》的名家点评和全国巡回预展,《谷口人家》流拍。阎华伦获悉后故技重施,再次将画作抢走。

2015年7月,阎华伦私自将画作拿到北京中鸿信拍卖行,以极低价150万起拍,意欲侵吞此画。袁先生偶然得知后,向拍卖行连发两次律师函,告知该画系自己所有,要求撤拍,但拍卖行不予理睬。走投无路下,袁先生妻子在拍卖现场喝下农药,以命抗争,虽阻止了拍卖,但落下严重肾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阎华伦在此事发生后将袁先生拉黑,带走画作人去楼空。

2016年1月,阎华伦再次将画拿到北京中鸿信拍卖行,拍卖行联系袁先生从中协调,承诺画作拍卖不低于600万。考虑到画作在阎华伦手里,且阎华伦承诺债务问题交由法院解决,袁先生同意了拍卖,最后该画以575万落槌。

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不料阎华伦狮子大开口索要350万。与此同时,袁先生接到上海宝山法院起诉书,才得知原来早在2015年10月,阎华伦就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袁先生归还350万欠款。

此案直到2016年6月才开庭,阎华伦以白票、提现流水、找人做伪证、甚至是转给别人的钱凑满这350万,然法院庭审核对只有74万欠款,阎华伦最后以筹集证据为由撤诉。

对于法院同意撤诉,袁先生表示无法理解。“阎华伦找人做伪证,以借款名义非法侵占他人财产,已涉嫌犯罪,法院不仅准予撤诉,还在反诉期限只剩最后两小时的时候才通知我,此举耐人寻味。”

此后,袁先生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直到2019年6月中央十六督导组受理后转至宝山公安分局,最后案件交给了缉毒组。阎华伦在接到警方电话的第二天前往境外,50多天后才回来,交出了逼迫袁先生写下的莫须有的800万欠条。然而让袁先生想不到的是,阎华伦回来后,办案民警沈某一反常态避重就轻,对案件核心问题不记录不调查不核实,坚称阎华伦不存在犯罪行为,并提出由双方私了。

“法院认定我只欠74万,但阎华伦不仅将拍卖款575万据为己有,还强行夺走十几样藏品,总价值超过千万。从其所作所为可以看出,阎华伦蓄谋已久,以民间借贷的名义,通过非法手段,达到侵占他人财产的目的。”对于警方如此处置,袁先生既郁闷又委屈。而经济案件交由缉毒组处理,袁先生也表示很疑惑。

由于此事拖而未决,门店经营受到严重影响,为摆脱困境,袁先生找人疏通,希望能够早日解决此案拿回钱财。2019年7月,通过联系人牵线,袁先生和几位宝山警官见了面,给了车马费,对方承诺会办好此案。此后袁先生多次询问案件进展,对方都以正在办理为由,让袁先生等消息(有录音为证)。直到2021年8月,刑侦队副支队黄某让中间人转告袁先生,由当事双方私下解决。

“阎华伦以不法手段强占他人财产,并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妄图通过虚假诉讼实现非法利益,其行为明显违法,我实在想不通,能用法律讨回公道的,为什么叫我私了?我数次报案都不予受理,还一直忽悠我在办理,最后却让我私了。”袁先生认为宝山警方有拖延时间压案不办之嫌,内里是否有猫腻不得而知。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2018年8月,最高法院发布的《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明确,为骗取他人财产,假借民间借贷名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应当以诈骗罪论处。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