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盒子疫情日记|疫情虽在,生活得继续
本文摘要: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有朝一日不用干活,天天可以睡到自然醒。 疫情发生后,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甚至老婆也不会说我懒,因为我宅着就是做贡献。 大部分人从年前放假到现在,再也没有回过公司,我也是其中一员。 这段时间,不用朝九晚五打卡上班,也不用再看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有朝一日不用干活,天天可以睡到自然醒。

 

疫情发生后,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甚至老婆也不会说我懒,因为我宅着就是做贡献。

 

大部分人从年前放假到现在,再也没有回过公司,我也是其中一员。

 

这段时间,不用朝九晚五打卡上班,也不用再看老板的脸色行事。

 

可是,我并没有获得想象中的那种快乐和满足,反而是在短暂的快乐后,感到心慌和焦虑,甚至开始怀念从前上班的日子,希望能早点回到公司继续上班。

 

没有事做的时候,我总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吃鸡没劲,看电影也沉不下心,全身的细胞都充斥着不安,好像安宁离我远去。

 

我曾经以为是工作离不开我们,但其实不是的,是我们离不开工作。

 

虽然平时我也经常吐槽工作,吐槽同事,吐槽老板,可心里也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可以赚钱,可以养家,可以追求想要的生活,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而一场疫情把平常最讨厌的事情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我是一名在武汉工作的媒体行业员工,在武汉读书,在武汉工作,我喜欢这座城市,在这座城市买房定居,结婚生子,但这也是我暂时不能回去的地方。

 

我当前的焦虑,除了因为病毒而不能外出导致的焦躁外,更多的来自于身上的各种压力:房租、车贷、孩子的教育费以及家里的日常生活开销,每天睁开眼想着的就是我今天还有多少贷款没有还,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疫情何时能停止,武汉何时才能解封,我何时才能回到那个昔日人潮涌动的繁华都市,没有人能告诉我一个确切的时间!

 

而我们唯有继续等待,我知道我们进行这场抵抗疫情的战役,也是为了让人们生活过的更好。

 

01

 

早在2月5日,就曾出现过心酸的案例。在京广铁路,湖北湖南交接段,铁警发现了两名男子背着许多包沿着铁路行走。

 

铁警上前询问得知,这两人是湖北的,这次出来是想要去深圳的公司上班。由于湖北是疫区的中心,已经封城,所有公共交通工具都停运了,他们就决定沿着铁路步行抵达湖南后,再想办法乘坐交通工具去深圳。

 

 

被发现时已经走了7小时。

 

 

更心酸的是,铁警听完他们的经历和打算之后,才发现他们方向走反了。

 

而他们听完只剩茫然: 方向乱了,我们没来过,不认识路啊。

 

还看到一个爆料,说有湖北居民用木盆划过长江,到达江西九江:

 

 

男子不是传染源,冒险渡江,也不是为了逃灾,只是要来九江打工。

 

 

这些新闻下有上千条留言,很多人谴责他们乱跑,关键时期给国家添乱。同时也有很多人表示感同身受。

 

不懂的人看完只有责备,懂的人看完却都是无奈和心酸。如果不是迫于生计,谁愿意在这种时期冒险出去?

 

是啊,如果有选择,谁愿意徒步7小时,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只为了上班?

 

02

 

2月10号,疫情的阴霾还未散去,但很多企业,却不得不复工。

 

对,是“不得不“!

 

这个词背后的无奈和心酸,意味着太多的企业无法承担1个月待工所造成的亏损。

 

复工的同事也是顶着各种装束只求安全,前几天有一组照片在网上串红,其中有一张如下图所示,已经上班的小伙伴回到公司后是这样的:

 

 

这组照片走红之后,引发了广泛争议。

 

  • 有人抱怨:这些公司的老板真不道义,只知道剥削员工,却没想过保障他们的安全;

 

  • 有人调侃:群众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我待会也去把我家的“浴罩改造一下;

 

  • 有人讽刺:这个时候还惦记着那点工资,命没了,有钱也花不出去了;

 

但奇装异服的保护下,我看到了成年人那点心酸。

 

 

如果可以不出门,谁想冒着风险去上班,谁不懂得享受安逸的生活。

 

不是他们不愿意,而是他们不能。

 

有些难堪背后,是咬紧牙关的灵魂。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两个字。

 

无非是被生活推着向前走,还必须把委屈往肚子里咽。

 

想起知乎上的一句话:

这次疫情受委屈最大的,其实是没什么声音的人。你跟他们讲隔离防疫,但你没法帮他们交房租水电、一日三餐。

的确如此。

 

网上很多人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很多人不理解那些冒险出门的人,还是没学会换位思考。

 

你生活无忧,所以你不知道:不是每个人在家也能工作,更多人只有走出门去,才能有收入,生活才能维持下去。

 

你工作稳定有保障,所以你不知道:不是每个人不工作也能有基本收入,还有人是工作一天收入一天,没工作就没收入。

 

为什么明知有风险,还得出门上班?

 

因为很多人光是为了谋生,已经拼尽了所有力气。

 

03

 

疫情之下,众生皆苦。

 

看到这么多好笑又心酸的真实事件,我再看看我自己,我们公司身处武汉这个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不要说上班了,出门都成了一种奢侈。

 

但是相对于上面那两个走7小时到湖南上班的哥们来说,对比我自己,我万分感恩,因为我真的太幸运了。

 

我们在武汉,这个全世界人民都在关注的地方,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路的骚操作看的全国网友目不暇接,所以武汉的企业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怀和质疑。

 

我的同事们过年期间身处全国各地,也并非所有人都有办公设备,在这种艰难的办公环境下,老板为了员工的经济压力考虑,也为了品牌的口碑考虑,我们响应国家号召于2月3日就全面开启了在线协同办公模式,让我们免受了经济压力所带来的巨大焦虑。

 

我们频频接受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客户的灵魂拷问:“你们在武汉公司要不要紧啊,我的续费还是先缓缓吧……”这是我们近期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除了无奈,我们也只能用最真诚的服务回馈客户,无声的告诉客户,我们还在!!

 

我们作为员工最基本的利益是保障了,但是老板呢?一个90后的创业者,公司才起步2年,原本应该是可以稳步上升的,但是因为一场疫情,我们成为了众多受难者中的一员。

 

公司的情况老板从来没有瞒着我们,我们都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每周公司的收入,和正常情况下的收入相比,真的是断崖式下跌。

 

但是在这段时间里,他并没有给我们什么压力,只是强调服务好客户,这场灾难我们碰到了,也不能怨天尤人,尽量做好我们能做的。

 

这是一个90后创业者的格局,我想,有这样的格局以后也不愁不成大事,至少在看到了众多心酸的复工现实后,我对他真诚的给予这样的希望。

 

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当前我们公司发展如此艰难的情况下,他毅然愿意伸出援助之手,愿意拿出这一个月来公司收入的5%作为捐赠款项,去购买医疗物质,直接牺牲当前微薄的收入,只愿为武汉出一份力。

 

作为尚未营收的创业公司,我们前期为代理商做了很多,现在也希望借代理商的力量一起为国家,为武汉出一份力,我们在媒介盒子官网发起了一个“你充值,我捐款”的活动,不管最后大家的充值有多少,我们将承诺:

 

募捐资金不足10w,老板私自掏腰包补齐10w,募捐资金超过10w,我们也毫不吝啬,全部捐赠!

 

 

当前,活动已经募集资金71,356元,这个“你充值,我捐款”的活动,也希望大家能出钱的出钱,不能出钱的帮忙转发。

 

 

很多看客可能会说,只拿10万不值得一说,那是针对大企业而言,对于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从创业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始正式盈利的情况下,却愿意拿10w出来的绝对是值得敬佩的。

 

这世上的确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针没扎到你身上,你永远不会知道有多痛。你不在这种情况下,你也不知道拿10w出来捐赠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突然想起一幅漫画中看过这样一段话:“我掉入井中,最深的绝望时,却低头看到了满满的星光。”

 

 

是啊,疫情让我们陷入麻烦,但生活还得继续。

 

2020年注定无法重启,我们却可以让今后的美好不再缺席。

 

感谢疫情期间,对媒介盒子伸出援手的朋友们,媒介盒子的路能走多远,也得益于各位朋友的支持;春天会到来,樱花会再开,疫情过后欢迎大家来武汉赏花做客!

 

 
 

媒介盒子

提供最全面、最低价的媒体资源

点击这里参与募捐活动